欢迎来到快播网网,我们因为缘分而相聚。请记住我们的网址:kissradio.net。快播网网提供更多更好看的东东都在这里

摘要: 本文由2017年7月1日礼县第三期“七点半文艺沙龙”上的发言稿整理形成,该期沙龙的主题为“礼县茶马古道与马帮文化”,因礼县茶马古道中重要的一条“卤洮古道”路线经过西和县何坝镇铁古村(现在地名为“铁鼓村”)。

专版丨李春风:我的铁鼓,我的马帮

点击上方“醉春风” 可以订阅哦!

编者按

本文由2017年7月1日礼县第三期“七点半文艺沙龙”上的发言稿整理形成,该期沙龙的主题为“礼县茶马古道与马帮文化”,因礼县茶马古道中重要的一条“卤洮古道”路线经过西和县何坝镇铁古村(现在地名为“铁鼓村”),铁古是我土生土长的故乡,为此,我做了一些调查走访,获得了一些不太成熟的资料。时隔一月有余,为了最大限度的保存资料和将来进一步研究,醉春风决定继“文化礼县”后单独发出此文,让更多的家乡人了解家乡。感谢“七点半文艺沙龙”,让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出现在历史的正面。也感谢为卤洮古道马帮做出调查研究走访和深入挖掘的各位学者老师。

李春风

2017.8.16

推荐阅读:

1

礼县茶马古道与马帮文化

2

2016年10月28日,雪落铁古

3

往事如山

我的铁鼓,我的马帮


据田兴辉、王宏斌二位所著《礼县茶马古道渊源考》一文记载,礼县茶马古道源于盐官、宕昌、岷县、甘南等地广大藏区,我对茶马古道知之甚少,加之手头资料有限,一直并没有过多关注。当上周六王老师将他手头的马帮文化的相关资料发到我微信上的时候,我正好就在铁鼓坪。难得一个周末,我挈妻子和女儿正在铁鼓坪一座叫对面过的山上摘薸子,我翻阅王老师发来的资料,映入眼帘的便是这个地名,几篇文章多次出现这个地名,标注的地图上也醒目地看到了铁鼓坪。铁鼓坪是我的老家,我对这个地方再熟悉不过。可惜的是,我居然对马帮文化没有留意过,记忆里也近乎一片空白,这实在是一件遗憾的事情。虽然遗憾,可这一切又是冥冥之中自有安排。礼县和西和相距不远,一场沙龙活动的邀约,是近距离的邀约,可也是穿越数百年的邀约,我们得感谢这场邀约,能够让“马帮”这一具有历史文化意义的群体再现,着实是令人激动的。

从山里回来后,我向父亲打问这个事情,才知道铁鼓坪“马帮”这一群体出现的大概年份,我又用了周末两天的时间,连续深入村庄,终于获得了一手资料,现在梳理如下:

一、卤洮古道马帮出现的年份与田老师所说相符,大概为晚清时期。起点为礼县盐官,因为盐官也是最早的骡马市场,不仅辐射西礼县周边,甘谷、陇西、武山等地的农民也多在此地交易骡马,盐官是当时一个比较有规模的经济中心。另外按照王老师卤洮古道的线路,铁鼓坪当是西礼二县古道的交汇点,它的特殊地位是地势高,翻阅铁鼓坪,就是礼县的万家沟村,再到龙林,一直到古洮州。万家沟也是个好地方,和铁鼓坪一山之隔,那里气候温润,产花椒和柿子,山高水深,风光秀丽,相当不错。

二、卤洮古道除了沿途都有行走的马帮外,有一个非常特殊的情况是,铁鼓坪也有自己的马帮,今天借此机会,我想拿铁鼓坪马帮具体谈一谈马帮的内部机构和运行机制,这样让我们更近距离地了解马帮,以与王老师田老师所做的报考做一些互补。

(一)铁鼓坪原来有三大商户,分别为唐商户、王商户和李商户。我们李家的祖先来自礼县龙林川儿坝,是从祖爷爷那辈人搬迁过来的,铁鼓坪马帮的脚户是在唐家,按辈分和年龄算,他们和我太爷那一辈平辈。

(二)唐家马帮所赶的牲口通常有二十匹左右,最少时也有十二匹,脚户为五至十人,有雇佣来的,也有自家族的人。说是马帮,我们容易犯一个常识性的错误,就是以为马帮所赶的都是马,其实不是,马帮所赶大多以骡子为主,因为骡子为杂交所生,有品种优越性,耐长力,能走远路。当然有些马帮也有少数马匹,这些牲口难免会赶夜路,所以都会戴上铃铛。所以,马帮所经之处,铃铛作响,甚是动听。马帮每天仅赶60里路,到下一个驿站便歇息。

(三)唐家马帮所走路线,一条是从铁鼓坪至西和县城,沿陇蜀古道,走武都,走碧口,下四川,从这边驼来茶叶,原路返至西和县城,再沿卤洮古道,经盐官,走天水,至陇西、青海等地,将茶叶贩卖至这条线上,再从青海驼来盐,经卤洮古道原路返回,这一去一来,耗时恰好半月。

(四)唐家马帮的另一条线路便是严格按照卤洮古道,经龙林,至古洮州。西和洛峪,是经济古镇,唐家也将茶叶推向洛峪市场,铁鼓坪曾划分为河口乡管辖,河口也叫上洛峪,现在又为何坝镇所辖,马帮的兴起和无数个类似于唐家马帮这样马帮群,带动了包括西和县城在内的周边经济的繁荣和发展。

(五)唐家马帮鼎盛一时,为家族积累了很多财富,正是由于马帮的兴起,所以民间也就有了“商户家惯骡马,穷人家惯娃娃”说法。后来遇到文革批斗地主,唐商户料定自己难逃厄运,于是在一个晚上将半生积累的银元财宝选择了一个偏僻之地埋了起来,岂料被人跟踪,财宝尽数被盗挖,唐商户一病不起,几年之后也就去世了。

以上便是铁鼓坪唐家马帮的始末。另据田兴辉老师所著《卤洮古道寻马帮》一文,铁鼓坪周边曾出现过卤洮古道上规模最大的土匪,但因年代久远,时隔数代人之久,此地有关土匪的传闻已烟消云散,几乎不为人所知。这段时间,我多次走访打问,得知曾出现在这一带规模最大的土匪的确切据点是在铁鼓坪周边、大香山脚下的,野麻坡以上的这一带山林区。因依仗山林遮蔽,这帮土匪神出鬼没,杀人如麻,对这一带的马帮造成看严重的生命财产威胁,可见昔日,每一次马帮的出行都是充满了危险。

作为礼县马帮文化的一条分支,卤洮古道的一个重要节点,唐家马帮所在的铁鼓坪,坐落于大香山脚下、俯仰之间,远观茫茫香山林海,近听潺潺水声,但因这里高寒阴湿,秋冬季节,多见烟雾霖霜,粮食作物得不到足够的光照和温度,村落常年被掩映在树木的苍茫之中,留下一个种啥啥不成的话柄,这个在地理位置上显得有些尴尬的地方,多年来,它都被人们所忽略,但我想,总会有人想起当年的观世音妙善洗头梳妆留下一座梳妆楼,总会有人想起四锅台那传奇的有关财宝的传说,总会有人想起火石崖巨蟒的传说与小香山有过的千丝万缕的联系。西礼二县,分分合合,这么多年,我也深深地感到,割裂了文化,就割裂了发展,文化的交融,正如我们友谊的交融一样,是彼此不能分开的,如今,我们亲如一家。就在前不久,还有人提出西汉水的源头就在铁鼓坪三华咀,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茫茫西汉水,它的源头就如神秘的面纱,等待着更多的人去揭开。但我想,这一切的一切,会不会因一种古老的马帮文化的发现而得以崭露头角,而让铁鼓坪出现在历史的正面呢?


如有因资料不足,

失当之处欢迎在文尾留言评论

长按关注

读者专栏

刊发读者来稿

温暖  冷峻  

有态度

坚持原创


醉春风


投稿邮箱:zui201604@163.com

随文附作者生活照

并附200字以内简介

投稿须知:

1.请按照上图中要求投稿。暂无稿费。

2.拒绝没有文学性的短文。

3.稿件一经采用即视为同意醉春风公众平台和“春风微读”小程序同时发出。

4.投稿未尽事宜请加小编微信:z6616629

5.也可在在公众号右下角点击联系我们,扫二维码添加沟通,添加时备注真实姓名。

在常规的世界里

寻一种个别的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