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快播网网,我们因为缘分而相聚。请记住我们的网址:kissradio.net。快播网网提供更多更好看的东东都在这里

女人的“体香”竟和这个有关!!


“唐铮,你这个穷光蛋,快把偷的钱交出来!”

“前几天就听说你爷爷生病了,肯定是偷钱去给你那死鬼爷爷看病了,你这种穷光蛋留在我们班级简直就是耻辱。”

“你还以为自己是以前的全市第一么,现在你是倒数第一的笨蛋,校方早就应该开除你。”

指责辱骂之声不绝于耳,唐铮涨红了脸,紧咬着嘴唇,仰着脖子,坚定地说:“我没有偷钱!”

“狡辩,不是你偷的会是谁?刚才课间操的时候就只有你一个人留在教室里,况且我们都是有钱人,区区几百块钱怎么会放在眼里。只有你是穷光蛋,不是你会是谁?难道钞票还会长腿自己跑了不成?”

“乔飞,你胡说!”唐铮眼睛红红的,他是穷人不假,相依为命的爷爷确实也生病了,但他从小就不会偷。

爷爷从小就教育他,穷人也有自己的骨气,不偷不抢,挺直了腰杆生活这是做人的根本。

唐铮是穷苦人家的孩子,堪称天才,从小就表现出了与众不同的学习能力,当年中考全市第一,被这所鹏程国际学校录取,并且减免了所有学杂费。

唐铮不负众望,两年多以来,一直保持全市第一的成绩,是鹏程国际学校的一个活招牌。

然而,高三开学不久,有一次放学回家途中被人袭击伤了头部。从此以后他就落下了病根——只要思考问题就会头疼,而且记忆力极差,原本轻而易举就可以记住的知识点忘的一干二净,根本记不住。

这种状况一直持续至今,现在到了高三下学期仍没有好转,每一次模拟考试都是年级倒数第一。

从天堂跌落到地狱,让原本亲近他的人敬而远之,让原本嫉妒他的人幸灾乐祸。

但唐铮没有放弃,一遍又一遍地尝试努力学习,每一次都头疼的几乎要晕厥。

今天课间操期间,六百块班费不翼而飞,而当时他由于头疼没有去做操,所以班长乔飞一口咬定是他留在教室里偷了班费。

“乔飞,唐铮一直都是诚实的人,怎么会偷钱?”一个犹如百灵鸟啼叫的动听声音响起,方诗诗走了过来。

唐铮投去感激的一瞥,方诗诗莞尔一笑,犹如百花绽放,令所有人的呼吸都急促起来。

方诗诗不但家世煊赫,而且学习成绩出众,原来一直是全校第二,自从唐铮受伤之后,她就变成了全校第一。

但最引人瞩目的是她的美貌,她是鹏程国际学校的两大校花之一,是许多学生的梦中情人。

乔飞就喜欢方诗诗,曾经公开追求过她,却被拒绝了,但他贼心不死,一直暗中觊觎她。

见她竟然为唐铮开脱,嫉妒心起,乔飞冷冷地说:“他是正直的人吗?我怎么不知道,穷人有几个是正直的人,你们每天看新闻中那些穷人为了钱做偷鸡摸狗,违法乱纪的事还少吗?”

“对,乔飞说的对。”人群响起了附和声,义愤填膺。

这是一所私人贵族学校,全校除了唐铮这个平民子弟,其他人家里都有一定的家底,有着天生的优越感。

唐铮怒目而视:“乔飞,穷人也有尊严,我说没偷就是没偷。”

“呵,还敢对我吼了,穷人就是穷人,一点教养都没有。怎么,还敢瞪我,想打我吗?你打啊,你打啊!”乔飞把脑袋伸过来,得意洋洋地说。

其他人戏谑地看着唐铮,他一直就是一个乖学生,从来不惹是生非,甚至在大家眼中他有些软弱。

况且,乔飞人高马大,足有一米八,而唐铮只有一米七,相差悬殊,料他也不敢动手。

方诗诗皱起了精致的鼻梁,劝道:“乔飞,大家都是同学,你不要这样。”

“我没怎么样啊,唐铮不是要打我吗,我让他打呀。”乔飞得意洋洋,他料定唐铮不敢动手,这样一来就显得他威武不凡,神勇过人了。

“唐铮,你不要理他,我相信你没有偷钱。”方诗诗劝道,但随即目瞪口呆,只见一个硕大的拳头砸在了乔飞脸上。

“啊!”

乔飞捂着鼻子惨叫起来,鲜血从指缝中流了出来。

~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像见鬼一样盯着唐铮,他……竟然敢动手!

“给老子揍他,狠狠地揍!”乔飞咆哮起来,几个狗腿子一拥而上扑向了唐铮。

唐铮急忙护住头部,拳头犹如雨打芭蕉一样纷纷落在他身上,他非但没有惨叫,反而咬紧了牙关,红着眼死死地盯着乔飞。

“弄死他,这个穷光蛋,老子不但要弄死他,还要弄死他那个老不死的爷爷。”乔飞气急败坏地吼道,从小到大,养尊处优的他何曾吃过这种苦头,何况还是在方诗诗面前,丢人丢大发了,不找回这个场子怎么混。

唐铮的眼睛瞬间瞪大了一圈儿,爷爷是他唯一的亲人,任何人敢对付爷爷他都不会答应。

吼!

他就像是一头豹子冲开了包围圈,扑倒了乔飞,两人身高相差悬殊,但唐铮长年累月坚持长跑锻炼,身体素质比养尊处优的乔飞好了不少,力气也更大,拳脚并用,不一会儿,乔飞就变成了一个猪头。

众人惊呆了,唐铮……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凶猛了?

方诗诗张大了小嘴,看着乔飞的猪头样,隐隐觉得有些解气,乔飞经常骚扰她,让她不胜其烦。

“干什么,住手!”忽然,一声惊雷般的怒吼炸响,所有人心头一凛,心说老巫婆现身了。

老巫婆就是班主任吴翠红,五十来岁,腰圆腿粗,为人格外凶悍,几乎每个人都害怕她。

“唐铮,你在干什么?”吴翠红的怒气嗖嗖地蹿了上来。

唐铮停下拳头,乔飞立刻爬了起来,惊恐未定地盯着唐铮,道:“你……你敢打我。”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吴翠红怒眼一扫,威严地问道。

“老师,唐铮偷了班费,还打人。”几个狗腿子连忙添油加醋地说道。

“我没有偷钱!”唐铮近乎执拗地反驳道。

吴翠红立刻深深地皱起了眉头,不悦地看着唐铮,以前还以为自己捡到了一个宝,毕竟每次考试都是全市第一,她这个班主任与有荣焉,但她打心眼里瞧不起穷光蛋唐铮。

唐铮跌落神坛竟然变成了倒数第一之后,她对唐铮的态度就完全变了,没有一点好脸色。

因为唐铮非但不能给她带来一点好处,反而变成了拖累她的累赘,她一直在向校方申请把唐铮换到别的班级,或者开除掉,但校方还没有最终做决定。

吴翠红灵机一动,这次是一个千载难逢甩掉包袱的机会。

“其他人回座位上去学习,来几个同学把乔飞扶去医务室,唐铮,你跟我出来。”吴翠红冷冷地安排道。

“这下唐铮惨了,不知道老巫婆会怎么收拾他。”有人幸灾乐祸地说道。

看着唐铮远去的背影,方诗诗神色复杂,轻咬贝齿,拔腿追了上去,“老师,我相信唐铮没有偷钱,这其中肯定有误会。”

吴翠红停下了脚步,和蔼可亲的看着方诗诗,道:“诗诗,钱不会自己长翅膀飞走,既然这么多人说是唐铮偷的,肯定错不了,你快回去上课吧。”

“不,肯定有误会。”方诗诗坚持己见。

吴翠红面色微沉,却依旧亲切的说:“诗诗,你要相信老师,老师会处理好的。”

方诗诗看着唐铮,发现唐铮咬紧牙关,一言不发,显然受了极大的委屈。

吴翠红不欲多说,径直带着唐铮下楼了。

“唐铮,你不但成绩差,拖班级后腿,现在还偷钱打人,你说你究竟要干什么,这是一个学生应该做的事么?”教学楼下,吴翠红凶神恶煞地批评道。

“老师,我没有偷钱,乔飞污蔑我,我才动手的。”

“哼,他污蔑你,为什么没有污蔑其他同学?身正才不怕影子斜。”吴翠红轻蔑地说。

唐铮愤怒地瞪着她,作为一个老师,竟然不调查就妄下结论,自己以前还多么尊重她,简直就是瞎了眼。

“今天的课你不用上了,去把实验室的地下室打扫一遍。”吴翠红厌恶地看了他一眼,挥了挥手说道。

“鬼楼?”唐铮悚然一惊。

吴翠红眉毛一挑,道:“胡说八道,什么鬼楼?再敢乱说信不信我让你叫家长。”

唐铮咽了下口水,不说话了,爷爷已经生病了,怎么可能来学校,况且自己在学校的情况也不能告诉他,否则他肯定会很伤心,加重病情。

他学习成绩下降的事根本不敢告诉爷爷,因为他一直是爷爷的骄傲,他不忍心让爷爷伤心,他一直在努力克服困难争取重登巅峰,那样就可以让爷爷继续开心。

实验楼,在学生中间被称为鬼楼,并非无中生有,几年前这里曾经发生过一起骇人听闻的事件,一个女学生在实验楼的地下室暴毙而亡,据说鲜血被吸光,变成了木乃伊一样的干尸。

警察最后也没有调查出个所以然来,校方还请了得道高僧来开坛做法,后面几年再没有发生过这种诡异的事件,但鬼楼的传说却不胫而走,大家除非是上实验课,否则谁都不愿来这里。

吴翠红让他去打扫地下室,分明就不安好心,想吓唬他,或者让他也变成那女同学一样的下场。

“哼,我又不是吓大的。”唐铮的胆量倒是不小,吴翠红故意想吓他,若他退缩了,岂不是遂了她的心意。

吱!

地下室门被推开了,一股潮湿的霉味儿扑面而来,唐铮打了一个寒颤,地下室比外面阴冷许多……

地下室摆着废弃的实验仪器,落了厚厚的一层灰,稀稀拉拉的结着蜘蛛网。

唐铮皱了皱眉,这根本就没有什么打扫的意义,老巫婆纯粹就是想整他。

为了避免落下更多的口实,他拿起扫帚扫了起来,一个小时后,身上已经微微出汗了,地下室已经焕然一新。

“鬼楼也不过如此,看来也只是吓唬胆小鬼而已。”唐铮撇了撇嘴,已经没有了一点惧意。

“小子,你终于来了!”一个不大的声音猝然响起,吓了他一大跳。

“什么人?”他浑身汗毛炸开,环顾四周,一个人影都没有,“肯定是我太紧张,出现幻听了。”

“小子,我等你等的好苦啊。”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

唐铮脸色唰的一下变得铁青,这绝对不是幻听,这个声音是真实存在的。

“你……究竟是什么人,不要躲了,否则被我揪出来让你好看。”唐铮的声音发颤。

人吓人会吓死人的,他的胆量虽大,却也知道害怕。

“天禅子,你这就想翻盘吗?你想的未免太美了。”另外一个阴沉的声音响起,光听这个声音就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阴魔,你要做什么?”

“嘿,当然是杀死他,让你永无翻身之日。”

“休想!”

“嘎嘎,几年前我吸收了玄阴之力,这几年我已经完全炼化了,你已经不是我的对手,你认为阻止得了我么?”

“小子,快逃!”先前那个声音大吼道。

唐铮已经确定这并非什么恶作剧,难道真的有鬼?他刚想拔腿逃跑,却发现动弹不了,就像是被人施了定身法一样。

“我怎么不能动了?”唐铮惶恐不安,瞪大了眼珠。

“哈哈,当然不能动了,被我施了定身法,你能动才叫见了鬼呢。”那个冰冷的声音得意洋洋地说道,“天禅子,我马上就吞噬掉他的魂魄,断了你最后的希望,嘎嘎。”

“阴魔,你太卑鄙了!”

“哈哈,我是魔族,卑鄙是我的天性。”

“啊!”

唐铮惨叫起来,大脑就像是被针扎了一样,比平时的头痛要厉害一万倍,让他瞬间就失去了知觉晕了过去。

两道神识钻进了唐铮的大脑,迅速地向他大脑深处窜去,一道呈黑色,一道呈青色,黑色的神识速度更快,迅速地到达了唐铮的大脑神经中枢。

“天禅子,你失败了,你很快就会从这世间魂飞魄散了,嘎嘎。”阴魔得意的狞笑起来。

嗖!

黑色神识钻进了唐铮的神经中枢。

“天亡我天禅子也。”天禅子悲呼一声。

这么多年好不容易遇到一个玄阳之体,本以为可以借助他恢复实力,从而与阴魔决一生死。未料到前几年阴魔得到了玄阴之体的滋养,实力已经超过了他,这一次被阴魔抢先了一步,只要唐铮一死,天禅子就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了。

“啊!怎么会这样,这小子不是玄阳之体,他……竟然是……九阳圣体!”

变故陡生,阴魔大惊失色地咆哮起来,想从唐铮的中枢神经中退出来,却发现一股浩瀚的纯阳之力包裹住了他。

“九阳圣体!”天禅子忍不住惊呼。

点击→健康减肥 办法点我

九阳圣体只存在于传说中,没想到却被他遇到了,九阳圣体与玄阳之体一样都是至纯至阳的身体,但九阳圣体更加精纯,蕴含了强大的纯阳之力。

“哈哈,阴魔,你自作自受,这下死定了!”天禅子兴奋起来。

阴魔修炼的功法以阴柔为主,至纯至阳的力量本就是他的克星,不过他自忖可以对付玄阳之体才钻入唐铮体内准备杀死他,以防止天禅子吸收这股纯阳之力。

天禅子修炼的功法乃是阳刚一脉,若他吸收了这股纯阳之力,他便会实力大增,威胁阴魔的安全。

“天禅子,我不服,这小子怎么会是九阳圣体?”阴魔撕心裂肺地吼了起来。

“阴魔,你这个大魔头,这就是天意,老天要灭了你!”天禅子说道。

“啊!我不——服——”叫声戛然而止,一切恢复了平静,阴魔的神识完全被纯阳之力炼化了。

天禅子的神识不敢再冒进,刚想退出唐铮的大脑,发现一股强大的吸引力牢牢地禁锢住了他。

“怎么回事,难道他还要对付我?”天禅子横冲直撞,却发现根本没办法冲破束缚。

“这……九阳圣体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威力?进来容易,出去就如此难了。”

“咦,我的神识竟然强大了一点。”忽然,天禅子又发现奇怪的一点,似乎那一股纯阳之力没有危害他,反而强化了他的神识。

……

唐铮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刺痛感已经完全消失了,昏迷前的一幕令他记忆犹新。

“鬼,有鬼!”他浑身冰冷,那种诡异的感觉让他这个无神论者也禁不住害怕了。

“小子,我不是鬼,你无需害怕。”天禅子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是谁,你在哪里?”唐铮结结巴巴地问,环顾四周,一个人影都没发现。

“我在你脑海里。”

“……脑……海里?”唐铮咽了一下口水。

“你放心,我不会害你。”天禅子温和地说道,心说你不对付我就万事大吉了,我怎么可能害你?

不害我,还跑到我脑袋里去,你以为我是傻子吗?唐铮腹诽道。

“你不相信我?”

“不,我相信。”唐铮还没搞清楚状况,决定先稳住对方,先前不是还有个什么阴魔吗?怎么现在只有这一个天禅子了?

“阴魔已经死在你手中了。”天禅子一语道破了他的心思。

“死在我手中?”唐铮目瞪口呆,咦,不对,他怎么知道我心中所想?

“我在你脑海中,你想什么,我都清楚,以后你与我沟通无需说话,我们可以直接用神识沟通。”天禅子解释道。

“那你快点从我的脑袋里出来。”唐铮可不喜欢这种赤裸裸地暴露在别人面前的感觉。

“我出不来。”天禅子苦笑道,“我现在神识虚弱,被你的九阳圣体禁锢住了,除非我恢复实力,或者你实力足够强大,控制住九阳身体的纯阳之力,放我出去,否则我只能待在你脑袋里。”

说实话,他暂时也不想出来,他的神识脆弱,极有可能烟消云散,而唐铮的纯阳之力可以滋养他的神识。

唐铮的脸变成了苦瓜色,这叫什么事儿啊。

“我乃是千年以前的修者,有移山填海的本领,你放心,我暂时寄居于你大脑内不会亏待你,我会教你修真之法,让你有通天彻地的本领。”

“修真之法?”唐铮心中一动,原来以为这只是传说,没想到真的存在。

既然对方暂时出不来,那他也唯有接受了,心中不禁对他的修真之法砰然心动起来。

“当然,我会让你变成强者,真正的强者。”天禅子信誓旦旦,唐铮是九阳圣体,若是把他收入门下,那将来的成就会不可限量,他就有了回归宗门的机会。

原来他是一个被逐出宗门的弃徒,平生最大心愿就是回归宗门,若是有了一个拥有九阳圣体的徒弟,那就是他回归宗门最大的资本。

“现在你先帮我取一样东西,然后我再传授你功法。”

唐铮依照吩咐敲碎了墙角的一块地板,露出镶嵌在石头中的一个羊皮古卷,上面写着“通天古卷”四字。

“这是什么?”

“好东西,你先收起来,我稍后再告诉你,我先为你炼化大脑内的淤血,然后传授你功法。”天禅子方才探查了一番,发现他脑内许多经络都被淤血阻塞,必须打通才能修炼。

“淤血?”

“对,你大脑以前是不是受过伤?”

唐铮立刻想起了半年前那一次受伤,难道自己头痛的毛病就是因为这些淤血?

“你放心,这只是小问题,我会为你疗伤,但我的力量会消耗颇大,所以会暂时休眠一段时间,你不用太过惊慌,我会很快苏醒过来。”

“谢谢你!”唐铮心中一阵感动,伤好之后,他就可以恢复到以前的巅峰状态,他要让看不起他的人好看。

一股温暖的感觉包裹住了他的大脑,他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宁静。

片刻后,这种感觉消失了,他觉得大脑无比的清明,没有了混混沌沌的感觉。

“难道这就好了?”他小心翼翼地回忆以前学过的知识,知识就像是潮水一般地涌来,再也不头疼了。

“好了,真的好了!”他兴奋的手舞足蹈,“天禅子,我真的好了。”

可没有人回答他,他这才记起天禅子消耗功力已经休眠了。

“通天古卷,这究竟是什么东西,让他如此重视。”唐铮的目光落在了羊皮古卷上面,四个大字就像是有魔力一样吸引着他。

他轻轻地展开了羊皮古卷,一篇古色古香的文字展现在他眼前,他不情不自禁地照着念了起来……



 通天古卷到底隐藏着怎样的秘密?

 穷孩子唐铮得到修真之法,是否能够从此逆袭?

 ↓↓↓戳下面“阅读原文”,查看全文